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双子(1)

我自己来打自己的脸了,刚说什么都不想干的_(:зゝ∠)_

今晚实在没事干就督促自己去码了点字,不过没有更原来在连载的文,所以就扔在LOFTER上好了。

昨晚莫名其妙开的一个脑洞,不知道在写什么,背景设定什么的不要深究,这其实真的就只是一个脑洞,不知道几天才能写完o(╯□╰)o

好了,上正文。

——————————————————————————

【1】

“小然——”

黑色的深渊吞噬一切,又怎么可能独独留下那个瘦小的身影。律殊目眦欲裂,然而再怎么伸出手,也拉不住已经消失的弟弟。

 

律殊蓦然从梦中惊醒,本就温度偏低的身体此时透着彻骨的冰寒。他起身,随手拿了一件外袍披上,月光隐隐照到的眼眸似乎有红光闪过。

“小然……”

低低呢喃着这个名字,律殊闭上眼,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这个梦他已经有将近十年没有做了,或许是因为快要见到他的缘故?没想到,又一次梦到了当时的那种无力与愤怒。

如果那个时候他足够强的话……没有再想下去,原本有些不稳的气息也渐渐回归到往日的死寂。

没有如果。

——如今,他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他的小然。

 

【2】

无欲城是大陆上最有名的一座城市。

这里有最贵的宝物,最好的女人,最疯狂的居民和最深沉的黑暗。没有人知道这座城市是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人们只知道,在这里,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找到任何你需要的东西。这是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势力都无法管辖的地方,它有着极度的危险,却也有着最深的诱惑。

 

然而,无欲城有城主,有少主。

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人会挑衅两人的尊严。

 

当然,无欲城也有敌人。

圣殿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方势力都讨厌无欲城这个罪恶滋生之地的存在。

 

可是,他们依旧会来到无欲城。

无欲城欢迎所有人的到来,所以它也从不拒绝圣殿的人——只要,你有自信活着踏出这里。

 

“一群堕落者。”

林峰看着来来往往肆意调笑争斗的人群,眼神中不可控制地流露出厌恶。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轻,但是无欲城中遍地高手,又怎么可能没有人听到。他们丝毫没有在意他的言论,望着林峰的眼中充满了嘲笑、同情与怜悯。

“不要惹事。”

宁然压住了林峰就要抬起的右手,低声道。他们这次来是奉了圣殿的命令,要拍下接下来的拍卖会中会出现的一样东西,在此之前,绝对不能暴露身份或是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无欲城中有心与圣殿作对的人不在少数。

林峰也知道此行的重要性,只是习惯了在圣殿中所见的井然有序,习惯了大陆上对于圣殿的尊重,厌憎于无欲城对圣殿尊严的挑衅,所以才一时压不下心头的不满。他愤愤地收起本想给那些人一个教训的咒术,将右手隐藏与长袍之下。

宁然看到他的动作,松了口气。林峰的脾气一向不好,平时在圣殿里听到“无欲城”这个名字就会暴跳如雷,也不知道圣殿这一次为什么会安排他和自己来一起执行这项任务。

 

随便找到了一处旅店安顿下来,宁然拒绝了林峰同行的要求,独自开始了地形的侦查。如果旁人不知道那样东西是什么的话,圣殿也不用顾虑那么多。但是既然有人把那样东西放到大陆上最盛大的拍卖会上来拍卖,那就意味着……想到这里,宁然揉了揉眉心,开始了他的工作。

 

即便是从小在圣殿长大,宁然也不得不承认无欲城简直是奇迹一般的存在,不论是它在大陆上的地位还是如今看到的风貌,都有着让人不得不惊叹的地方。

在大致确定了合理的撤退路线后,宁然裹了裹身上的长袍,进了一家名叫“夜色”的酒吧。

尽管他不喜欢这种地方,但是这样的三教九流聚集之地,确实是收集情报的最佳场所。

一踏进夜色,宁然就被这里面的嘈杂吓了一跳。他虽然看出这家店生意确实好,但是大白天的好成这样,也有些太不正常了吧。

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宁然随便点了一杯清酒,便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凝神听起其他人的谈话。

“先生,这是那边那位先生送你的果汁。”

侍者虽然很想吐槽自家老板在酒吧送果汁给人是什么心态,不过自家老板向来蛇精病,反正只要知道“老板说的都是对的,老板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行了。

“恩?谢谢。”

宁然虽然注意到有人向这边来,却没有想到是冲着自己来的,他楞了一下,顺着侍者的手看向另一边。

那是同样一个安静的角落,即使是白天,那边也没有多少光亮,然而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那个人身上的黑袍却浮现出令人迷醉的光泽。

或许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那人略微挪动了一下位置,侧脸暴露在了光明之中,让宁然生出一种熟悉感。

自己,是什么时候见过他吗?

这样的心思一晃而过,瞬间就被旁边一桌人的对话吸引了注意力。

“……石板……拍卖……圣品?!”

宁然的手骤然缩紧,他仿若无事地抿了一口之前送来的果汁,让因为他刚才的动作而注意到他的几道视线都收了回去。

看来,是有人知道那样东西的来历……吗?

 

【3】

圣殿并不缺钱,更何况这次来上面给了他们随意调动资金的权利,然而,即便做好了准备,他们也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盯上了这样东西。

“圣子,你先离开。”

林峰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他知道轻重。这次圣殿之所以肯让宁然与他一起来,就是因为宁然可以第一时间融合那样东西让它不至于被别人抢走,但是,若是圣子折在了这里,那就别提其他了。

宁然自然也知道这些,但是,从小师父的教导让他实在是做不出这种抛下自己的战友自行离开的事情。无欲城为了维持权威,禁止任何人在城内抢夺拍卖品。他们本以为出了无欲城和周边城市之间的三不管地带就可以安全了,却没有想到那些人不仅敢继续追杀他们,原本圣殿的接应之人也消失了。

“圣子!”

林峰右手已经开始颤抖,连续不断地使用咒术让他几乎耗尽了体力。而宁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虽然比林峰更强,却也比林峰承担了更大的压力。

“你自己保重。”

宁然闭了闭眼,选择了之前准备的另一条路线。这样东西事关重大,他……

林峰洒然地笑笑,干脆盘膝坐下,在原地等待着后面的追击者。

他们都没有发现,在他们不远处,有一道黑色的身影如水波般渐渐消失,

“圣子?呵呵……”

 

【4】

当宁然醒来时,他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之前他竭力隐藏行踪,却不料还是被那帮一直追杀他们的人发现了,一场苦战后,他虽然成功摆脱了那些人,却也在没有行动能力,于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暂且休息了一下。可是,这个隐蔽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华贵的房间或者一张舒适的床。

他一只手撑起身子,发现自己不管是体力还是伤势似乎都得到了极大的恢复。就在他准备下床时,门突然被推开。宁然藏在被下的右手已经准备了起手式,然后将目光投向了进来的那个人。

虽然说把他带到这里的人可能没有恶意,但是也不排除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从人体里完整地取出那个东西的力量。

“你醒了?”

进来的那人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宁然的戒备,用沙哑的嗓音低声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着隐隐的喜悦。

他将手中的托盘放下,宁然这才注意到他手上的玉制托盘上放的似乎是一株药材,大陆上千金难换的凝白。如果是它的话,自己的伤势恢复的那么快似乎也有了解释?

宁然认真地凝视着这个将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并没有放松下来。

“你是谁?为什么救我?这是哪里?”

“这里是夜色,你好好休息。”

男子并没有要回答前两个问题的意思,沙哑的嗓音落在宁然的耳中,始终有些不自然。

“你是……那天的那个人?你到底是谁?”

男子的身子略微一僵,明明看不到眼睛,可是宁然偏偏就感受到了这道蕴含着悲伤和深沉的视线。

“你好好休息吧,这里很安全,你的朋友就在隔壁。过两天我会送你们到罗塔城圣殿分部。”

说完,男子就转身出了房间。

宁然心中依旧充满了疑问,可是以他的性子,断然做不到逼迫一个救了他性命的人强行回答他的问题的事情。凝白的药效已经渐渐挥发出来了,他只能怀着心底无限的思绪,再一次陷入沉睡之中。

 

“放心吧,这些问题你总归会知道的。我的……小然啊……”


TBC.

评论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