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双子(2)

【5】

几颗夜明珠给阴暗的大厅带来了些许光明,然而弥漫在整个大厅里的黑暗气息却是如何也驱散不了的。

黑袍男子慵懒地斜坐在最上方,一半的面容被隐藏在了黑暗中。

“那些人抓到了?”

男子的声音低沉到近乎耳语,却又清晰地响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让不少尚未习惯这位年轻主人带来的压力的效忠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是。”下方一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女子上前一步,单膝落地。“少爷,要如何处置他们?”

女子压抑着狂热的声音丝毫没有影响到上方的男子,他有些漫不经心地用手指轻敲着扶手,然后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微微一笑,眼底是难得真切的暖融。

“今天我不想开杀戒,就把他们扔进阵眼里好了。”

“是。”

女子的语调没有任何变化,可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够淡定。

在场的众人谁不知道无欲城下的法阵需要灵力维持。虽然法阵会自动吸收无欲城范围内咒师平日里逸散出的力量,但这些力量毕竟还不够多,所以无欲城会在阵眼处放上拥有足够灵力的宝物。而以阵眼的霸道,一旦咒师落入其中,绝对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被分解成最纯粹的灵力,然后被阵法吸收掉的。

这还不如少爷你大开杀戒呢!

见识过阵眼是如何吸收灵力的众人都忍不住一阵胆寒,一些本以为少爷今天心情不错打算乘机汇报一些事情的属下表示,他们还是回去另择一个良辰吉日吧ORZ

见这些下属识趣地没有拿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自己,律殊满意地一勾唇角,就这么凭空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小然应该快醒了吧……

 

【6】

宁然再次醒来,是被饭香诱惑的。

那种又酸又甜又辣的感觉的气味,是宫保鸡丁!

宁然的眼睛微微一亮,不过很快就想起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不由得暗骂自己不够警惕。

“饿了吧,开起来吃饭。”

或许是因为一直关注着宁然的缘故,宁然只是微微有了点动作,男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男子坐在桌子旁,桌上摆满了各类糖醋烧法的菜,米饭上面撒了些许芝麻,混合着糖醋的香味,诱得宁然的肚子都叫了一声。

宁然喜欢吃又酸又甜又咸的东西,这一点,大概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从小就懂事,又不挑食,平时和别人一起用餐从不会特别提什么要求,连抚养他长大的师父也没有注意到他这点小爱好。可是,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

宁然不相信这只是巧合,更重要的是,就如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时一样,他看到这一幕总有一种熟悉感。

 

有凝白这等奇药在,宁然的伤势好的自然快。而肯给他用这样珍贵的药材,向来这个男人对他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那么,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宁然一直有一种天然乐观的心态,所以没有拒绝这一顿饭,他只是一边吃着,一边不着痕迹地大量对面那个始终将自己笼罩在黑袍下的男子。

以律殊的敏锐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宁然的视线,不过他始终装作不知,看着宁然吃着吃着就神游一会儿的可爱模样,无声地笑了。

即使十多年不见,他还是没有变啊……

看着宁然嘴角不小心沾到的酱汁,律殊的眼神变得幽深,小然,我等着你发现,等着你想起来。

 

【7】

无欲城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因为足够繁华,所以更好得隐藏了无欲城底下那庞大的地宫。

神秘的符文画满了地宫的各处,时不时有各色的流光从一处划过,给人以星空般晕眩的感觉。

地宫的中央正是无欲城下阵法的阵眼,此时那里有着虚弱的呻吟不断传来。不过,律殊并没有去欣赏那些人的丑态,而是往地宫的南面走去。

愈往南走,空气里的热度愈高。不过律殊并不在意这点小小的温度变化,黑袍依旧笼罩了全身,全身清爽地一点也没有受到热度的影响。

很快,律殊就走到了通道的最里面,手指轻点墙上符文的几处关键,一扇门出现在他的面前。

铁链碰撞的声音伴随着大门的打开而传来,有人抬起头,望着律殊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恨与杀机。

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人正是无欲城的城主,曾经给整个大陆带来了一片血色的血魔——张承。

“律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张承的声音带着仿佛从地狱而来的阴冷,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像极了必会实现的诅咒。

律殊恍若未觉,专注地做着自己的事。

如果说在张承将他从那个深渊带出来的时候他对他还存有感激的话,那么在他试图用那样的手段夺取他体内的力量后,他就不会再对他有丝毫手软。

鲜血自掌心留下,将已经浅淡了不少的阵纹重新染回殷红。同样的血脉交相呼应,再度激发了远古的力量。火光自张承的体内蔓延开来,充斥了整间暗室,然后沿着墙壁上的符文输送到更深的地下。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下,不断出现的裂缝被重新修补,而表现在上面,则是城主府内的黑暗气息减弱了不少。

大门重新被关上,失血过多带来的虚弱让律殊的灵力有了一瞬间的停滞,不过这不能阻止他的脚步,在他带宁然离开无欲城的这段时间里,他必须要先保证封印的安全。

TBC.

————————————————————————

这次记得@你了 @风间落 

嘤嘤嘤,它本来只是个脑洞,结果又被我写长了> <

评论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