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双子(3)

【8】

“这位先生,这次多谢你的相助,可否告知姓名,宁然日后定有所报。”

罗塔城外,宁然眼神复杂地郑重说道。这一路行来,不是没有拦路之人,可是全部被这个黑袍人拦了下来,他不但平安将自己和林峰送到了有圣殿分部的罗塔城,更重要的是,他直接暴露了一条通往无欲城内部的密道给他们这两个圣殿的人。圣殿向来法袍不离身,虽然他们一直有在外面加了外袍,可能够直接说出将他们送到圣殿分部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既然如此,作为一个无欲城的居民,又为何告诉了他们这些?

“不必,你快走吧。”

黑袍男子的声音依旧是那种伪装的沙哑,难听得要命,可却总是带着一种无形的魅力。说完,男子就如水波般消失在了宁然的眼前。

“等——”

看着骤然消失的身影,宁然心中涌起一股失落之情。

“圣子,我们还是先回圣殿复命吧。”

林峰握住宁然仿佛要伸出去拉住谁的右手,一路上一直郁郁低着的头掩盖了他眼中闪过的诡谲的神色。

“可是……”

宁然的声音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掐断,一把匕首直直地刺入了他的小腹。

“该死的!”

“去死吧!”

两道不同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可是宁然却清楚地分辨出了那个低沉中带着焦灼的熟悉声音,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曾有过这样的声音,虽然应该更清亮一些,更无力一些,但是,真的好熟悉啊……

血色充斥了宁然的视线,面前的身影软软地倒了下去,然后,他被一个人抱在怀中,第一次,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容。

手轻轻抚上那张阔别了十多年的脸,被侵蚀的记忆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回到了他的脑海中,

“律殊哥哥,为什么要把自己藏起来呢……”

“小然,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9】

“律殊哥哥——”

宁然蓦地惊醒,双手下意识地抓紧了床单。在刚才的黑暗里,他一遍又一遍地重温了儿时温暖美好的记忆以及最后血色的结局。他还记得,在他彻底陷入黑暗前看到的那个掉下来的最为熟悉的身影。

“小然,我在。”

没有再掩盖自己的容貌,继承自大陆第一美人的母亲的容颜即便是放在身为男子的律殊身上亦是绝代的风华。

可宁然丝毫没有被惊艳到,这张脸他曾经看了五六年,他所做的,只是一遍一遍确认眼前之人真切的存在。

“律殊哥哥。”

“我在。”

“律殊哥哥。”

“我在。”

“律殊哥哥。”

……

“小然,对不起。”

手心感受到的是人体的温度,虽然律殊的体温一向偏低,可在宁然感觉来,却比任何火焰都让人觉得温暖。

“律殊哥哥,你是个大坏蛋!”

明明知道自己如果记得会是多么的想他,明明知道自己一定不舍得把他忘记,可还是不肯告诉自己他在,不肯让他看到他的样子听到他的声音……

“是是是,律殊哥哥最坏了,律殊哥哥给小然做一大桌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糖醋排骨,再去把整条街的糖葫芦包下来给小然吃好不好?”

律殊任由宁然紧紧地拉着他的手,笑得宠溺而美好,绝对能让无欲城的一帮手下吓得跳进阵眼里。

可是这样的笑落在宁然眼中却只有熟悉,

“我又不是吃货!”

想起小时候律殊哥哥每次把自己惹生气了都用一串糖葫芦就把他哄回来了,宁然的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烫。死死地把脸埋在律殊的怀里,宁然的眼眶微热。

良久,闷闷的声音才从律殊的怀中传来。

“……律殊哥哥,对不起。”

自己一直不记得想起来都这么难受,那么,一直一直记得自己,一直一直一个人,一直一直练得都能做好那么一大桌糖醋大餐的律殊哥哥又是怎样度过这十多年的?为什么只是这么稍稍想一想,就心痛地难以呼吸了呢?

“小然……”

律殊摸了摸怀中柔软的长发,话语中带着叹息,你总是那么傻……

————————————————————

今天就做短小君好了,粽子节快乐~(@^_^@)~

 @风间落 

评论
热度 ( 2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