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全职】何处似樽前(叶修退役五年后,叶神已婚设定)

【全职】何处似樽前


  

  

  *背景:叶修退役五年后(2030年),叶神已婚设定,不喜勿入

  

  *叶神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强大、体贴又可靠的男人呢^ ^

  


【1】

  

  年关将近,呼啸的寒风吹得行人瑟瑟发抖,却还是抵不过人们过年的热情,街头巷尾挂起了大大小小的红灯笼,火红的气息笼罩了整个B市。

  

  市郊一间雅致的茶楼里,陶轩望着坐在他对面提壶泡茶的叶修,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什么时候起,那个除了荣耀什么都不在乎的斗神会那么认真地做一件与荣耀完全无关的事?

  

  他打量着对面的人,越看越有一种自己认错人了的感觉,无意识挺直的脊背,原本穿在身上的黑色长款修身毛呢大衣在进门时被解下,露出里面米白色半高领的薄毛衣,搭配黑色长裤,休闲随意又沉静古典,简直……和以前的叶修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白瓷的茶盏在他面前轻轻放下,浅碧的茶水中,茶叶无声舒展。轻抿一口,悠然的茶香在口中四溢,醇厚馥郁,回味无穷。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

  

  陶轩放下茶盏,眼神复杂。

  

  “言薇喜欢,老爷子就逼着我去练了。”

  

  叶修笑笑,虽说是“逼”,可话语间倒是没有什么不情愿的意思。他任性了那么多年,自然不会违逆老爷子这么点儿要求,更何况是他选择了那个女子作为自己相伴一生的人,于情于理,都不会无视她的喜好。

  

  “之前那位,就是你妻子吧?”

  

  陶轩想着之前看到的那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心底也忍不住咋舌赞叹。他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抛售嘉世后的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外闯荡,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第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女子。这种气度风华,不是轻易能够培养出来的。

  

  “嗯。”

  

  叶修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一时间两人之间倒是又陷入了沉默。

  

  


  “这些年在国外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就是到处看一看,走一走呗。”

  

  陶轩掏出一支烟,递给叶修。

  

  叶修摆摆手,

  

  “我戒了。”

  

  戒了?

  

  陶轩手一顿,收了回来。真的是,不一样了啊……大概唯一没有变的,就是对荣耀的热爱了吧。

  

  看着谈起荣耀时叶修眼底他最熟悉的那种光芒,终于不再有错认的感觉。也是,这可是那个说过“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的家伙啊……

  

  


  “孙翔这些年打得越来越沉稳了……”

  

  “邱非已经做得很好了,这次败给轮回,不是他的错……”


  


【2】


  晚饭后,叶家向来是习惯大家坐在一起看新闻联播的。虽然结婚后叶修搬出来住了,但是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这对新婚不久的夫妻坐在一起,各自认真地看着新闻。


  这大概就是相亲+联姻带来的坏处了,虽然彼此并非没有好感,但结婚后总是会有些尴尬。


  就在新闻联播放到尾声,叶修准备起身去书房的时候,惯常的沉默被打破。


  “叶修,今天遇到的那位,是你以前的朋友吗?”


  他们的圈子不大也不小,叶家的事早在十几年前就传遍了整个圈子,叶修知道对于自己离家出走去打游戏的事,大多数人都是当做一个笑话来看的。可是他不介意也不后悔,却没有想到妻子会主动提起。


  “嗯,是我以前战队的老板。”


  “荣耀,真的那么好玩吗?”


  “荣耀啊……”叶修的语气有些复杂,这个问题对他来说,答案永远都只有一个。他侧头去看自己的妻子,看到的是一双明亮的眼睛。


  “你要试试吗?”


  “好。”


  声音微小却坚定,叶修挑眉,笑意自眼角弥漫。


  


  尽管不再是职业选手,但叶修的家里又怎么可能没有荣耀的登录器和账号卡,刚想翻出张账号卡给自己的妻子,却看到她默默地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张。


  看着妻子紧张又害羞的模样,叶修略有些惊讶,顺手接过账号卡,登录游戏,出现在游戏中的是一个ID为“白发戴花”的枪炮师,47级。


  这下叶修是真的惊讶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言薇真的会去玩游戏。虽然了解的不深,但是他知道和自己不一样,言薇从小就是真正的乖乖女,自幼随大师学习书画,学艺双优,完全没有接触游戏的可能和欲望。


  “枪炮师啊,我可是很强的。”


【3】


  2031年。


  今年的全明星周末在B市举行,无数荣耀迷都汇聚到了这里,为自己喜欢的选手和战队呐喊喝彩。


  也是巧,今年B市刚好有一场大型公益画展,许多荣耀迷也会顺路去参观一下,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


  然而,今年的画展却给了许多荣耀迷一个大大的惊喜,或者说,惊吓?


  在展厅靠近中央的位置,有一幅国画。画卷上绘的是烽火狼烟。千军万马之前,山崖之上,有一人持长矛而立,殷红披风在他身后飞舞,而另一人则倚坐在崖顶的一块巨石旁,手边放着一把伞,另一只手提着一个酒壶,仰头豪饮。远处,群山巍峨连绵,如巨龙抬头,势破千军。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画上的题词正是那首广为流传的《凉州词》,同画卷那壮阔的内容万分契合,可是落在荣耀迷的眼中却总是带了别样的意味。


  君莫笑、君莫笑……这……不是他们想的那一个吧_(:зゝ∠)_


  不管那些荣耀迷们是如何纠结,这幅画的标牌上只有作者的名字和一句话——


  “献给我此生最重要的人和那些同样爱着他的人们。(言薇)”


  


【4】


  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


  


  那个醉卧沙场的君莫笑属于荣耀,属于你们大家;


  而白发戴花的君莫笑,大概,就只属于我了吧……


  女子看着视线中并肩而立的枪炮师和战斗法师,微笑。


  


  白发戴花。盏频传。


  


  ————————————FIN————————————


  


  *“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一句出自欧阳修《浣溪沙·堤上游人逐画船》: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绿杨楼外出秋千。    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樽前!


  *其实本文只是为了那幅画和最后那段话而诞生的,当时脑补的时候就觉得太虐狗了(*/ω╲*)


  *我觉得叶神如果有妻子的话,不会荣耀没有关系,但是一定是认可他那十年的荣耀,愿意为了他了解荣耀的吧……


评论
热度 ( 24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