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杨戬同人】一生真伪复谁知(3)

第二章 何必骨肉亲



  九重云霄之上,不同于昆仑仙境的寂静无声,此时正是一片欢腾之象。


  华山开,天条出,五彩石闪耀的光芒照得个个仙神喜逐颜开。本来沉香救母与他们无关,不过是乐得与那冷酷无情的司法天神作对,才或多或少地插了那么一手。可又有谁想得到,那个睥睨了众仙多年的天界第一战神会当真死在一个黄口小儿手中呢?


  不论这其中是否还有什么玄妙,抑或有什么隐情,众仙们看着被迫低头的王母,看着身死道消的司法天神,看着崭新出世的天条,如何不一扫八百年来的小心谨慎压抑万分?


  眉开眼笑者有,暗中偷喜者有,于是,便将那劈山救母的小英雄夸上了天。


  “好一个孝感天地!”


  王母的脸色变得阴沉,看着轻易被劈开的乾坤钵,她怎会没有意识到自己是遭了算计。


  可是,那又怎么样?罪魁祸首已消失于三界,剩下的,不过是一群披着“造福三界”、“拥立新天条”、“有功之臣”这层保护皮的棋子。


  “陛下,您真是好算计啊……”


  看着身侧一改往日昏沉的玉帝,王母的脸色更为难看。


  好算计吗……


  玉帝操控水镜,看着那条被碧血染红的溪涧,这世上,再也没有那个执拗地不肯叫他“舅舅”的二郎了……


  


  “陛下,此局至此,已再无退路。若陛下当真怜惜小神,便让我身葬昆仑,不要让旁的人扰了师门清净。”


  


  那个时候,在二郎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明知自己只要一言,便能断了那孩子的求死之意,可是,他不能。“再无退路”——那孩子说的没错,纵使有朝一日真相大白,他也不该活着,不能活着。所以,又何必告诉他瑶姬还活着,徒增变数呢?


  他名张百忍,修忍辱行,历亿劫方才证得玉帝之果位。然而,为帝后,他依旧要忍。


  为了天庭势力平衡,他忍痛舍弃了自己喜爱的女子,娶西王母为妻;


  为了天条得以实行,他忍痛惩处了自己唯一的妹妹,将之镇于桃山之下;


  而如今,为了扫清天界的陈腐,他又不得不亲眼看着自己唯一的外甥,一步一步踏入死局……


  悔吗?痛吗?


  他不想去想,却又忍不住去想。


  百忍百忍,若他有一日不愿忍了,真的就不行吗?


  水镜的变化吸引了欢腾的人的目光。


  “杨戬那个小人呢?!”


  “莫不是让他逃了?”


  “陛下,前司法天神作恶多端,万不可让他逃走,为祸人间啊!”


  “够了!”


  玉帝一拍桌子,前所未有的冷冽目光让众仙一惊。反倒是素来强势的王母,微垂了眸子,不发一语。


  “二郎显圣真君元神消散,自毁身躯,已重归三界。念他任司法天神八百年,也曾有功,不再追究其罪责。”


  沉香刚想说什么,却被玉帝锐利的眼神逼得闭了嘴,“另,传旨,沉香推出新天条有功,特赦三圣母无罪,并赦免织女、七公主、八公主……瑶姬长公主等一众罪仙。”


  “娘?”


  此言一出,一直站在沉香身侧不发一语的三圣母突然惊呼出声,眼中似惊非喜,竟似乎带了惊恐。


  注意到玉帝全然阴冷的眼神,她连忙以手捂面,双肩抽搐,似在哭泣。然而,心底里却不可抑制地发慌,怎么可能?不是说瑶姬长公主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她还活着?!


  王母本想拂袖离去,此时见到三圣母这般表现,反倒安定地坐了下来。


  陛下,这一局你赢了又如何?不到最后,得失输赢岂能轻易定论?


  “娘,您怎么了?”


  沉香看着失态的母亲,关切地问道。


  “瑶姬长公主是为娘的母亲,我没想到她……”三圣母拍着儿子的手,眼眶发红,“可是如今二哥他……”


  语带怆然,声声哽咽。


  “娘,外婆她定会理解的。虽然杨……舅舅……这不是您的错……”


  沉香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外婆,好奇之余却也带了疑虑,瑶姬长公主,她和玉皇大帝,是什么关系?


  


  “众位仙子到——”


  不消片刻,旨意已经传达到了各处,鱼贯而入的几位仙子虽略显憔悴,却个个都风华绝代,看痴了不少仙神。


  然而,当最后一位身穿素白镶金长裙的女子踏入殿中时,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女子身姿修长,墨发如瀑,其相无双,其美无极,一双凤眸顾盼生辉,扬眼间蕴藏着煌煌不可逼视的凛然神威。然而最让众仙吃惊的却是那张与杨戬有七分相似的脸。世人皆知前任司法天神气质冷然,拒人于千里之外,如今见了其母,才恍然意识到,那人还有着风华绝代的容颜。


  也有仙人忍不住暗暗瞟了一眼三圣母,原本看来清丽出尘的面容此时再看却总觉得少了几分仙家的浩然大气。


  “瑶姬见过陛下、娘娘。”


  她并未如其他几位仙子般行万福礼,只是略一拱手,便算作罢。玉帝却匆忙起身,握住妹妹的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当年天条出世,谁都不曾想到,第一个违逆天条私配凡人的竟会是天界长公主,玉帝最疼爱的妹妹瑶姬。众人冷眼旁观,只等看着玉帝如何处置,以此忖度自身对待天条的态度。


  而玉帝毫不留情地将瑶姬长公主压于桃山之下,却也让众仙消了知法犯法的心思,待得后来十日齐出,更是让众仙不敢轻触天条,生怕万年修行毁于一旦。


  然而,谁又能看到,这一番处置背后的无奈呢?


  那时圣人尚在,天条乃圣人亲定,再加上身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王母,玉帝哪怕是想要法外留情也不敢妄动。后来他借十日齐出之机,暗中保下瑶姬,却被王母发现。为此,只能向王母妥协,日夜醉酒欢歌,放手大权。


  如今,新天条出世,妹妹重见天日,可他又要如何向她交代,那个被她托付给他保护的孩子已经不存于三界了呢?


  “娘——”


  三圣母的呼唤打断了两者的对视,瑶姬回头,看着那个满面泪水痴痴望着她的女人。


  “娘……你是娘……”


  三圣母又哭又笑,脸上欣喜悲伤混杂,让众仙看了忍不住感叹。一个旧天条,毁了多少全家团聚的幸福时光啊……


  然而瑶姬却没有丝毫感动,只是冷眼看着三圣母。


  “你叫我娘?”


  三圣母脸上闪过一丝愕然,泪不住地流,“娘,我是婵儿啊,我是您的女儿啊……您不认识我了吗?”


  “是不是谎话说了千百遍便会连自己也骗过了?”瑶姬想到自己在水镜中看到的一切,忍不住化簪为剑,指向三圣母。


  “娘……”


  三圣母手足无措地看着对着自己的剑锋,只有泪一直在流。


  “外婆,你做什么?”


  沉香握了握开天斧,挡在母亲面前。


  “不要叫我‘娘’,也不要叫我‘外婆’!”若非还能感受到戬儿的气息,这一剑怕是早就挥了出去。


  “杨莲,你不过是借戬儿心头之血化形的一株白莲,若非戬儿怜你孤苦,认你为义妹,你早就成了那些精怪的腹中餐、盘中肉。如今,你就是这般回报戬儿的吗?”


  什么?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三圣母不是二郎神的亲妹妹?她竟然不是那个妹控的亲妹妹?


  “娘,我知道您怨我害了二哥,可是……”


  “住口!”瑶姬一剑劈出,剑气擦着三圣母的身侧飞过,割下一缕发丝。


  “你叫他‘二哥’?”怒极反笑。“你知不知道,我从始至终只有戬儿一个孩子?”


  这怎么可能?


  三圣母话未出口,就对上了瑶姬嘲讽的眼神,


  “敬天为大,故称‘二郎’,你若真是我女儿,又怎会不知道这一点?”


  三圣母身形晃动,站立不稳,眼中的悲凉伤感,总是让人禁不住想要将她护在身后,好生安慰。


  然而,此时这番楚楚可怜之态落在众仙眼中,却全然成了心机深沉,忘恩负义之态。


  世人大多同情弱者,所以不论为何出手相助沉香,心底或多或少是存了同情之意的。你看同是这冷酷天条的受害者,袖手旁观也好,暗中提携也好,不过是同病相怜,同心相惜。


  如今,见了这番亲女、义女之争,饶是看显圣二郎真君再如何不顺眼,却也难免为他感到心寒。


  不过一收养义妹,这般全心相待,最后却害得己身落得如此下场,那些所谓“六亲不认”的指责,未免也太惹人发笑了。


  早在看到宝莲灯中满满的灯油时就察觉出不对的孙悟空此时也是一拍脑袋。


  好你个杨戬,竟是把俺老孙利用了个彻底!


  于是,也顾不上殿内的纷争,一个筋斗云便到了昆仑。


  原本染红了溪涧的血水早已被冲淡了不少,只余下铠甲的残片在阳光下折射出晶莹的光泽。罢了罢了,最初本不过只是为了名正言顺地打一场,最后怎么就到了这样的结局呢?


  从杨戬倒下后就一直有些失魂落魄的哪吒此时只觉得心不断在下沉。如果三圣母不是杨戬大哥的妹妹,如果沉香不是杨戬大哥的外甥,那么,大哥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为什么他从来不说,不解释,不反驳?


  乾坤圈紧紧握在手中,仿佛还带着那个人的鲜血。哪吒一恍惚,依稀忆起封神之战时,那个挥斥方遒的清源妙道真君。


  “智勇双全,功高千古”,又怎么会轻易败在他们这群人手中?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哈哈哈杨戬大哥,是哪吒错了……是哪吒错了……”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