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杨戬同人】一生真伪复谁知(4)

第三章 久恩反成仇


  “娘……这是……真的吗?”


  沉香握着开天斧的手在颤抖。他其实有很多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想法。


  比如说,他最初的愿望真的只是当一个员外,直到那年在小河边遇到了那个神仙般的人物,知道了他是自己的舅舅,他才隐隐约约生出一种渴望——要是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像舅舅那样的人,该有多好啊……


  即使后来知道了是那人将自己的母亲压在山下,害得自己从小没了母亲,他想的也不过是有一天自己一定会救出母亲,让那个人认个错,这样,他们就可以一家团聚,共享天伦了。


  在他最初的设想里,他未来那个幸福美满的家中,应该是会有一个满腹诗书的父亲,一个温柔美丽的母亲,和一个强大耀眼的舅舅的。


  那个会在小河边温柔地替他扇扇子的舅舅啊……在最初的最初,他不止一次地想过,若有一日,他同舅舅一起出现在小伙伴面前,指着舅舅对那些伙伴们说“这是我舅舅”,那该是多么的骄傲和惹人歆羡。


  可是,后来事情的发展却容不下他的梦想。


  父亲被舅舅打下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


  四姨母为了保护他,死在三尖两刃刀下;


  圣佛被封法力元神,折磨得经脉俱断;


  还有小玉、百花姨母……


  “杨戬,开天神斧出山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为三界除了你这个大害!”


  当他拿起开天斧说出这句话时,何尝不是想做个决断,毕竟,连丁香都为了他化入了神斧之中。可最后那一斧劈下,见那人不闪不避,还未来得及多想什么,法力便不由自主地留了一分。


  可如今,竟要告诉他那人不是他的舅舅?所有的那些温柔美好都不过是他的妄想?而他们所有的指责鄙夷全部都是无理取闹?


  


  “不可能,若三圣母当真是莲花化形,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发现?”


  且不提高悬于南天门上的照妖镜,单是那百花仙子,虽法力微弱,但到底执掌天下百花,又怎么会发现不了相处多年的好姐妹的真身。


  “因为有它啊。”


  宝莲灯悬于三圣母的掌上,水色的光华映得她的脸色有些不明。


  宝莲灯本为女娲娘娘所赐,非仁慈法力不可驱动。只是宝莲灯毕竟也是莲花所炼,与她同根同源,再加上几千年的蕴养,早已与她不可分离。


  若非华山之下有杨戬的法力禁锢,她不想惊动他,毁了自己多年的谋划,早就召回宝莲灯脱困而出了。


  “娘?”


  沉香有些惊慌,这样的母亲,和他以往所想象的,所听说的,所见到的,完全不同。


  原本和他们站在一起的妖怪凡人也不由得退开了几步,这样的三圣母,好可怕!


  


  “陛下,您早就知道?”


  看着下面的这场闹剧,王母侧头,语气平静地问道。


  玉帝没有回答,只是望着这一切,无声地叹息。


  王母眼神微黯,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角带了一丝嘲讽,


  “难怪……”


  难怪封神一战,姜子牙明知杨戬法力非凡,却还是执意调他去运粮;


  难怪凡杨戬所求,圣人鲜有拒绝,甚至各个送上门来保驾送功德;


  难怪封神榜上竟会没有他的名字,由得他肉身成圣,听调不听宣;


  ……


  王母毕竟不是普通仙人,见多识广,又怎会看不出三圣母的化形不同寻常,甚至女娲娘娘都亲自赐下宝莲灯为其遮掩。改变根脚,境界不失,这分明比那忘川轮回之力还要胜上三分。


  心头之血?


  若杨戬的心头之血当真有此功效,也难怪他必死无疑了。


  


  自封神一役后,圣人不曾再现于三界。所有人都只道是“非天地大劫,圣人不出”,却没有人想过,圣人真有可能消弭于三界。


  她与玉帝执掌天庭,窥得几分隐秘,隐约猜出是三界大难,洪荒大能们身带混沌气息,情愿地不情愿地,均以身殉了三界。


  杨戬此种能力,分明是上古洪荒才有,也难怪身死后连肉身都保不下来。


  原本对杨戬的消失还有几分怀疑的王母终于放下心来,她又深知此事关系到圣人隐秘,便也不再多言。


  “是我小瞧了陛下。”


  当年玉帝为了瑶姬甘愿退让,她本以为玉帝过于心软,成事不足,没料到一朝谋划,自己倒是满盘皆输。


  果然是外甥像舅。


  想起杨戬将三圣母压于华山下的种种伪装,同样的把戏,自己竟然栽了两次!


  王母的神情落在玉帝眼中,只是让他更深地叹了一口气。


  “君瑶*,你有多久没有去看过你哥哥了?”


  


  且不论王母娘娘听到玉帝突然而来的这句话是何反应,此时,三圣母这边已经是丑态尽显。


  她本为天地间一朵普通的白莲,有幸开了灵智,虽资质普通,倒也可期大道。


  苦修数百年,一日花瓣染血,就这么化成了人形。


  骤然化形如何不惊喜?于是感念再三,纵使那少年尚且落魄,却还立誓为奴为婢,报此重恩。


  得赐名“杨莲”,也曾欣然不已;


  得认为义妹,更是满心悦然。


  然而,渐渐地,她却开始不满足了。她看着那少年从被人追杀被骂为“妖孽”的落魄,一步步走向了阐教三代首座的尊荣。她看着那少年修行一日千里,便是圣人也对他颇为亲睐和看重。


  可是自己呢?


  修为长年不得寸进,纵使被他认作妹妹又如何,也不过是玉泉山上扫洗的奴仆。


  于是,她求了他改名“杨婵”,希望抹去自己莲花化形的身世;


  她喜欢缠着他随他一同外出,坐实了自己杨戬妹妹的身份;


  她还……偷偷地放过他的血,自此阖然成瘾,再也不愿苦修度日。


  “杨戬,二哥,你不是最疼我了吗?你为什么要死的尸骨无存呢?一口心头血便能助我化形,若是让我吃了你的肉身,岂不是就能一步登天?”


  黑气从三圣母身上溢出,原本纯洁如莲花的笑容此时看来竟带了地狱恶鬼般的狰狞。宝莲灯在她手中挣扎,哪怕是已经被彻底炼化,但至纯至善的法宝到底不甘心被这样的人操控。


  她的话出口,所有人只觉得从心底透上来一股寒意。


  不论这些年来如何,至少,在三圣母违逆天条私配凡人之前,杨戬对她,绝对是宠上天去的。


  那个冷漠无情唯独只对自家妹妹展颜的司法天神可曾想到过,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妹妹心中怀的是这样的念头?


  久负深恩反成仇……


  执念成魔,竟是疯狂至此。


  


  “娘——”


  魔气四溢,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离三圣母最近的沉香。


  他不敢置信地唤出声来,却只对上一双泛着血光的眸子。


  宝莲灯的光华毫不留情地朝他袭来,原本纯净的法力染上了不堪的污浊。他下意识地用开天斧一挡,可这足以劈山裂石的神兵却在瞬间破碎。


  还未来得及震惊,一抹银芒自神斧中射出,直往宝莲灯莲心中而去。仿佛呼应一般,原本环绕着宝莲灯的魔气被荡开,璀璨如星却又温柔如水的银色光华自宝莲灯中流淌而出,包裹住了已然入魔的三圣母。


  这是——


  众人都直直地看着这一幕,黑白二色的并蒂莲花本相浮现在空中。在银华一遍又一遍地冲刷下,原本处于弱势的白色莲花变得愈发圆润通透,而气势嚣张的黑色莲花则一点一点地衰弱,最终凋败而亡。


  终于,银芒散尽,碧色浮显,宝莲灯纯粹清澈的光芒照耀下,伏卧于地,安然而眠的,是那个他们所熟悉的三圣母。


  “原来是这样。”


  不少仙家点点头,以为自己明白了真相。


  并蒂莲花化形,还是非自然化形,难免会出现一体双魂的现象。虽说世人常言不可以貌取人,但是如莲花这种植物,若出现黑色的,很难不染上邪性。再加上浴血而生,不论是神血还是凡血,到底不是正途,也难怪会堕入魔道。


  只有沉香望着地上的母亲,突然想到了杨戬曾经对丁香说过的那句话:


  “……每个人都会有邪恶的一面,但是很多人都把这邪恶关在一扇阴暗的门里,我只是在一个适当的时候,给了你一个开启邪恶之门的理由,从那以后,你的良知就一直和邪恶做斗争,当你的邪恶战胜良知的时候,你就认为是我控制了你的思想,就能听到我的声音,就会觉得那些事情是我做的,这样,你就能心安理得的去做坏事了……”


  母亲,您打开那扇门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不愿细想,因为只要稍稍想想,便觉得通体彻寒。


——————


*段成式《酉阳杂俎·诺皋记上》:“西王母姓杨,讳回,治昆仑西北隅,以丁丑日死。一曰婉妗。”不过因为本文设定西王母和东王公(东华帝君)是兄妹,喜欢帝君【倪君明】这个名字,所以就让王母叫【倪君瑶】了。其实刚翻出来王母姓“杨”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和二哥什么关系2333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