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杨戬同人】一生真伪复谁知(5)

第四章 千载梦悠悠


  杨戬隐约能够感觉到,自己此时的状态很奇怪。


  他本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的,不论是用身体迎上那源自上古的神器开天斧,还是冷静地等待与他元神相连的乾坤钵被劈开。


  可是,他没有死。


  环视四周,一片鸿蒙混沌;顾视己身,一道残魂余念。


  然后,他看到了天地被劈开,看到了洪荒在衍化。他感觉自己化身成了大地洪荒的心脏,随着天地间灵气的涌动,噗通,噗通……


  洪荒不记年,太过悠久的岁月让他的意识都有些模糊。直到一阵剧烈的撞击,天旋地转之后,他的眼前换了色彩,变成了一片黑暗,冰冷、死寂。


  又是不知年月的等待,有什么东西从大地之上流淌而下,温暖的,鲜红的。他不由自主地向上探去,身化灵光,进入了温暖的巢穴。


  酣睡。


  安眠。


  直到一日天际破晓,一声婴儿的啼哭在大地上响起。


  “瑶姬,看,我们的孩子。”


  “嗯,我们的孩子。”


  母亲?父亲?


  原本逐渐微弱的意识激烈地动荡起来,这是,他的记忆?


  杨戬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依附在那个婴儿身上,无知无觉,自然长大,另一部分则是保留了所有的记忆,置身事外,默然旁观。


  他看到了父母的耳鬓厮磨,相知相爱,也看到了幼年的自己调皮捣蛋,无忧无虑。


  时间一点点过去,记忆中的那一日即将到来。


  “不要——”


  明知无用,可他还是忍不住用自己的身躯挡在父亲面前。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血溅三尺。


  “爹……娘……”


  无力地跪倒在地,纵使他最终改了天条逆了这天地又如何?失去的,永远挽回不了。


  他不愿再看下去,却强迫自己看下去。看着母亲被带走,看着父亲曝尸荒野,看着年幼的自己跌跌撞撞,在天罗地网中,谋一分生机。


  


  “戬儿,醒醒。”


  玉泉山,金霞洞,瑶姬看着嘴唇紧抿脸色煞白却始终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的儿子,终是忍不住想要将他叫醒。


  她虽困于桃山之下多年,后又被玉帝藏匿于一隐秘之处,不见天日。但昔年得女娲娘娘相赠昆仑镜,借着血脉相连的缘故,这些年来,其实一直都在关注戬儿的一举一动。她见过了戬儿这八百年来不舍昼夜的辛劳,所以才会在离开囚禁之所,确认戬儿无恙后先去天庭毁了他们的一场欢欣。


  她看尽了那场闹剧,然后便隐匿身形,远遁而去,借着昆仑镜的破界之力,进了昆仑仙境,守在戬儿身边。


  看着陷入沉眠的戬儿,她知这是在借天地之力修复元神,便也不多打扰,只是静静地守着,感受着千年来不曾有过的亲近。


  


  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瑶姬就知道,她的戬儿是特殊的。


  上古华胥氏踩雷神脚印,有感而受孕,一十二年,生人皇伏羲。


  她那时得天佑相救,共用一心,却突然发现自己莫名怀孕,又如何不知道这孩子来的蹊跷?只是母子天性,她舍不得这个孩子,与天佑一说,索性两人成婚,一为全两心相许之意,二也是保护这个生来不凡的孩子。


  果然,九载孕育而生,天生流云神目,初临人世,便引得天地欢歌。


  她那时满心只是骄傲和喜悦,便是后来被亲哥哥压在桃山之下也不曾后悔,唯独对天佑有几分愧疚。可直至那日见了戬儿一口心头之血让那朵白莲彻彻底底地褪去了妖身,她才隐隐有些担忧。


  妖族修炼有成者,皆可化为人形。然而,不论修为如何,根脚始终不能改变。不然,也不会有那一句“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可是,戬儿的心头血,却彻彻底底地改变了那朵白莲的根脚。任谁来看,也不会看出她是一朵莲花化形。


  这如何不让她震惊?


  想到这些年来女娲娘娘的关注和偏爱……圣人的亲睐,天赋的能力……这些,从来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可她能做什么呢?她什么都做不了。


  好在圣人对戬儿似乎并无恶意,她便也渐渐放下心来。看着自家孩子一点一滴的成长,骄傲却也遗憾没能陪在他身边。


  等到那一日女娲娘娘又来造访,一语道破戬儿的特殊,她才在了然中带了点无措。


  盘古正宗。


  这四个字,她自然不会没有听说过。


  这是无论三清圣人,还是十二祖巫,都曾自豪的一个身份。


  然而,这样的自称,又如何比得上盘古身化万物时印刻于所有能有自己意识的生灵脑海中的承认与约束?


  ——凡得盘古机缘者,若主动伤他,必会被收回一切。


  盘古大神得开天辟地之大功德,纵使以力证道失败,但洪荒众生所欠下的因果,也让他们不敢违逆此言。


  甚至不需盘古大神说明,只看那日杨戬出世时圣人冥冥之中的感应,便容不得他们伤他。他们与盘古的因果全被转嫁到了杨戬身上,这样的生身之恩,可是如何也糊弄不过去的。


  圣人算尽天机,也只算到杨戬的灵魂与盘古同根同源,血脉相连,其关系之亲密,远超三清与十二祖巫。


  


  “戬儿……”


  瑶姬的手抚过杨戬的发,一滴泪无声地消失在眼角。不论你到底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二郎……


  


  温柔的声音,温柔的抚摸,这是阔别已久的暖意。


  杨戬竭力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了那张在梦中重温过数千遍的脸。


  “……娘?”


  即使杨戬比常人多一只眼睛,此时却依旧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闭了闭眼,复又睁开,可是眼前所见的并没有丝毫改变。


  “娘?”


  语气坚定了一些,却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


  瑶姬故作不满地瞪了杨戬一眼,


  “怎么,不认识你娘了?还是嫌你娘老了不想认?”


  “娘……不是的……我……”


  有谁见过这样语无伦次像个孩子般欣喜的司法天神?明明该高兴的,可瑶姬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娘……”


  看着瑶姬的神情,杨戬手足无措,想起身,却被瑶姬一掌按在床上。


  “给我乖乖躺着!”


  不敢违抗母亲大人的命令,杨戬僵硬地躺在玉床上,目光却不曾移开半分,侧着头直直地盯着瑶姬。


  ——娘还活着,真好。


  看着自家傻儿子嘴角不自觉弯起的弧度,瑶姬忍了忍,还是忍不住一巴掌糊了过去。不过拍到杨戬头上时,照旧放轻了力度,只顺势揉乱了他一头墨发。


  “蠢死了……”


  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家儿子。


  “躺好。”看着又想有什么动作的杨戬,瑶姬沉声道,“戬儿,你可知错?”


  杨戬本欲起身的动作一顿,却还是坚定地翻身下床,跪倒在地。


  “孩儿知错。”


  看着这般干脆利落地跪下认错的杨戬,瑶姬眼底闪过一丝疼惜,然而她知道,戬儿真正决定的事从来没有人能够改变。于是收敛了情绪,继续问道:“你可知错在哪里?”


  “是孩儿一时冲动害死了父亲,还连累母亲您这么多年来受尽苦楚……还杀了九位表哥……甚至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想过要救您出来……”


  “够了。”


  瑶姬本就不是那种温柔的性子,慈父严母用在杨天佑和她身上正是合适。然而,此时明明被这“逆子”气得发抖,可扬起的手却还是怎么都挥不下去。


  脑海中又回想起当年刚出事时这孩子夜夜噩梦缠身的场景,再想到这八百年来他的心力交瘁,受尽误解、屡遭背叛,偏偏强撑着一口气,不愿让任何人分担……


  “戬儿,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可知,母亲看见你遍体鳞伤时是怎样的感受?”


  话语还强自坚定,可泪水已经禁不住落了下来。


  数千年的时光啊……她只能看着自己孩子受尽苦楚,却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


  “娘……”


  杨戬有些慌了,他宁愿娘亲狠狠地责罚他一顿,却也看不得她落泪。


  膝行几步,拉住瑶姬的衣袖。


  瑶姬仰着头,不愿意让泪水落下。直到杨戬拉了拉她的衣袖,才低下头来看他。


  “娘。”


  她低头,对上的是一双纯粹坦然的眸子。


  “不会再有下次了。”


  若不是以为父母已逝,师门不存,他必不至于以身做局。如今得知娘亲尚在人世,他既是娘亲唯一的孩子,自当保重己身,以侍奉亲长。


  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及杨戬在梦中到底看到了什么又知道了什么,只将这一场母子重逢,化作最美满的结局。


  


  蓬莱,紫宸宫。


  清雅的琴声在空旷的神殿中回响,一曲终了,尚有余音袅袅。


  “阿瑶,今日怎有闲暇来此?”


  “大哥……”蓬莱紫府中,王母不复平日骄横,跪坐在自家哥哥身前,把这些年来的事细细说与他听。


  “如此说来,你败于他却也不冤。”


  “大哥!”


  “我虽已不理天庭之事多年,但是蓬莱半处人间,倒是曾听闻过,凡人虽多敬仙神,但凡间香火最旺的,却还数二郎神庙。”


  随手拨了拨弦,未成曲调,却也颇得雅意。


  “阿瑶,天条既改,你不妨下凡一趟,待得诸事毕已,再回返天庭吧。”


  “大哥?”


  “听话。”


  半晌,王母终是告辞离去。


  待得王母离去后,这位曾经的男仙之首,东华紫府少阳君面上突然浮现出一层黑气,继而一口鲜血喷出,方才勉强将黑气压了下去。


  琴音复做,


  “我终究是不如你……”


  


  天庭,玉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望了一眼蓬莱的方向,然后一口饮尽了面前的琼浆玉酿 。


  一缕黑气出现在这天庭的至尊之地,极为隐蔽地往玉帝身上贴去。然而还未近得其身,便已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扭曲,灰飞烟灭。


评论
热度 ( 22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