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杨戬同人】一生真伪复谁知(6)

第五章 世外有桃源


  昆仑仙境,两个白衣人一坐一立,互相对视。而两人中间,则放着一碗散发出浓重药香的中药。


  “戬儿——”


  尾音上扬,瑶姬的眼神中带着威胁。


  杨戬无奈,只得认命地拿起那口药碗,心一横,一口将这碗黑漆漆的中药灌了下去。


  当然,哪怕卖相和味道不怎么样,但这碗中药确实是疗伤补气的圣品。昆仑山人杰地灵,天材地宝不计其数,又多年无人采摘,倒全“便宜”了杨戬。


  只是杨戬这么些年来就算受了伤,又何曾喝过中药?且不提他的九转玄功是何等的厉害,单就老君的仙丹,也比这中药更易下咽的多。更何况得天地之力相助,此时他的伤分明已经好全了,甚至连功力都有几分涨益。


  但这毕竟是母亲的一片好意,哪怕杨戬明知道这其中惩罚他的意味更浓一些,却也不敢反抗。


  


  此时的昆仑仙境已不复前些日子他刚来时的那般死气沉沉。


  这一个半月来,他将阐教上上下下均打理了一遍,原本因为失去了主人而显得败落的仙阙奇峰也重新焕发了几分生机。


  母亲倒也不拦着他做这些,只是每日盯着他按时休息调养,一日三次中药的灌下去,似要把这些年欠缺的管教关心都补回来。


  哮天犬也早被母亲带了回来。


  他本以为封印了这狗儿的记忆他就能好好活下去,却没有想到这狗儿竟忠心至此,哪怕什么也不记得却也一定要找到他。


  如今这偌大的昆仑仙境中只他和母亲以及哮天犬三人,虽显得寂寥了一些,然而闲时烹茶对弈,见那狗儿在草地上翻滚扑蝶,竟让他生出了几分眷恋和不舍。


  ——玉泉山上,杨戬一袭白衣立于山巅,望着这浩浩昆仑,无端多了些许感叹。


  忽然,他眉心一动,脸上浮现一丝惊喜。一个闪身,已是出现在了昆仑仙境的入口。


  “哪吒。大圣。”


  但见来的两人,一个面如傅粉,唇似涂朱,宝甲辉辉,绣带舞风,身长一丈六尺,一个雷公脸,黄发金箍,不是哪吒三太子和斗战胜佛,又是谁?


  “杨戬大哥……”


  哪吒怔怔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杨戬,不是在天庭时的黑袍银甲,冷面煞然。一身白衣自风流,墨发披散,唇角含笑,那是他曾经最为熟悉的师兄,清源妙道真君杨戬啊……


  “好你个杨小圣,竟然敢诈死骗俺老孙!”


  孙悟空倒是没有哪吒那么多的感慨。他自瑶姬出现在天庭说了那几番话后就觉得不对,来昆仑一看后回到自己的洞府一想却又觉得瑶姬的态度也不太寻常。


  暗自一琢磨,正巧又遇上了失魂落魄的哪吒,一问,竟是知道了杨戬和哪吒同出一脉,而他们的师门就在这昆仑山上。


  经他一提醒,哪吒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直冲冲地就要来昆仑一看。他自是跟来的,一边暗自感叹原来这昆仑山上还有他老孙不知道的玄妙,一边却也有些期待杨戬并没有死。


  此时见了这完好无损的二郎神,哪还不知道自己白白伤感了许久呢?


  啧啧,这些人果然是心眼多。不过也好,这下杨小圣可没有理由拒绝和俺老孙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了吧。


  只可惜孙悟空忘了,哪怕杨戬不会拒绝,却也有人敢让他动不了手。


  “戬儿,哪里来的闲杂人等,凭白扰了昆仑的清净,还不把他们赶出去?”


  瑶姬驾云落在杨戬的身侧,神情倒是平静,口中却一点也不留情面。而跟在她身后的哮天犬则是怒视着来的两人,看那神情,若不是自知法力不够,又怕惹主人生气,怕是便要扑上来咬他们一口了。


  “娘……”


  杨戬无奈又好笑地看着母亲,他知道母亲是为自己抱不平,可哪吒本就是阐教弟子,大圣也与阐教颇有渊源,哪有将他们赶出去的道理。


  不用看自家儿子的表情,瑶姬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哼,拿你这个死心眼的孩子没有办法,我拿他们还没有办法吗?


  “不知三坛海会大神来我昆仑有何要事?”


  用眼神警告自家儿子不许再开口,瑶姬冷眼睥睨地看着哪吒。


  “杨戬大哥……”


  哪吒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忍不住看了一眼杨戬,却又想到自己先前做过什么,一时间竟是无话可说。


  “……知道杨戬大哥,不,师兄安好就够了,哪吒告辞。”


  是啊,自己做出这样的事,又怎样还有脸来见杨戬大哥?


  “如今倒是记起戬儿是你师兄了?”


  瑶姬虽然口上说着不欢迎,但是了解杨戬的性子,自不会真的放哪吒离开。再看了一眼旁边抓耳挠腮的孙悟空,虽然是被戬儿故意拖下水的,但伤了戬儿,就该受点教训。


  “是……杨戬大哥……师兄……是哪吒错了……”


  这几日来,他想了很多。然后,记起了很多被他忘记的事。


  他记起了当年陈塘关前杨戬大哥将他护在身后,面对父亲对他的指责,掷地有声地说道,“不论如何,我只知道哪吒是我的兄弟。若他当真做错了,这罪责自有我同他一起分担,但我却不容许任何人伤他!”


  他记起了封神战场上,他中了那余化的化血刀,杨戬便故意受伤,为他寻求破解的方法;


  他记起了两人的并肩作战,谈笑风生,为什么,仿佛一夜之间,自己就变了呢?


  在没有意识到之前,他一直以为变得是他的杨戬大哥,所以生气,所以恼怒……然而细细回想,却发现,分明是自己先忘记了两人之间的情谊。


  当日师父以莲花重塑他身形,他醒来时,见守在自己身边的杨戬大哥,明明说过,他们两个会当一辈子的好兄弟;


  昆仑山上,他也曾得意地向其他三代弟子炫耀过,他的杨戬大哥对他有多么多么的好,他最喜欢杨戬大哥了;


  封神战场上,两人分明击掌为誓,天地为盟,承诺彼此信任,互不背叛;


  ……


  这一切的一切,为什么一夕之间都忘记了呢?


  还有师门,师父……


  等等,师父……


  哪吒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杨戬大哥,我师父呢?”


  他在这里那么久,为什么没有感觉到阐教有一点动静,一点人气?还有玉鼎师叔,他最是护短,自己那么对杨戬大哥,师叔怎么会没有提着斩仙剑来一剑劈了他?


  “杨戬大哥?”


  颤抖从指间而起,蔓延至全身,师父他们……想到那日昆仑山下的鲜血……是了,为什么没有阐教的人来阻止呢?杨戬大哥是阐教三代首座弟子,上至师祖,下至五代弟子,分明,都最是宠爱尊敬他了……若他们还在,哪怕阐教封门已久,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杨戬大哥死在昆仑山下?


  “杨戬大哥,师父他们,没有出事对不对?”


  哪吒知道,自己一直是孩子心性,这固然与他莲花化身有关,但又何尝不是师父、师门宠出来的?他不敢想象,师门会有出事的那天。


  看着这孩子泫然欲泣的模样,杨戬怎么还能站得住?也不顾瑶姬的白眼,将自己宠了这么多年的弟弟揽进怀里。


  “不用担心,师父他们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三界之外,夹缝之地,虽是凶险,但他相信,师父他们,一定活得好好的。


  那一场梦,不光是疗伤,更是苏醒。


  来自本源的传承和记忆。


  从此,三界中任何东西,都挡不住他的天眼。


  


  八百年前,与孙悟空一战之后,他突然心念一动,回返昆仑,却见了莽莽山岳间,空无一人。一时间心头巨震,然而找遍整个昆仑,除了阐教众人留下的告别之语,竟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够不惊动外界地抹去整个阐教,更何况师父他们分明走得早有准备。


  只是掐算再三,也算不出师门去了何处。


  于是应了玉帝王母的诏令,上天庭做了个司法天神。本想借机探查其中隐秘,却发现竟连老君也变得浑浑噩噩,除了炼药不知其它。


  老君是何人?哪怕他只是太清圣人的善尸,却也是圣人啊……


  再细看天庭众神,上了封神榜的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也就算了,本就是死后封神,记忆不全,可就连肉身成圣的哪吒、李靖、雷震子等人都似乎被蒙蔽了神识,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他探查几载,却找不到缘由。玉帝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动作,私下密谈一番,才有了后来执法森严的司法天神。


  天条改,新法立,他看着不复往日麻木的众神其实是高兴的,哪怕他们都恨他。


  然而忆起师门众人,却还是忍不住忧心。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重伤垂死,却是一梦忆万载。


  于是,所有的一切都明了了。


  他与盘古同根同源,属性却是截然相反。他主生,盘古主灭。然而阴差阳错之间,最先苏醒的竟然是盘古。那时混沌青莲中一片混沌,又有何可灭?天性使然,盘古一斧劈开混沌,却恰恰使得天地自然衍化。


  然而到底不具生生之力,哪怕得了他的全部力量,盘古也无法创造出生命。于是,直到盘古身陨,他给予盘古的那些力量四散于洪荒,才有了盘古化身三界。


  若最初先苏醒的是他,他本该与混沌中创造世界,混沌青莲自是天然屏障,世界也不会有今日之危。


  可是如今混沌青莲已毁,世界暴露于外,如同最诱人的美食,自是引得域外天魔来犯,所有,才有了圣人消失,阐教不在。


评论
热度 ( 26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