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杨戬同人】一生真伪复谁知(7)

第六章 一叶之障目


  “戬儿,怎么还不休息?”


  昆仑仙境中本是没有日夜的,但当初杨戬刚上山时,还是凡人之躯,每日需要休息。偏偏之前又亲眼目睹了父母的惨剧,每一闭眼便会噩梦缠身。玉鼎真人想了不少办法希望他能够睡得安稳,折腾来折腾去,便给这玉泉山布下了日夜轮转的法阵,以当年羲皇制凤凰琴时所余的天河玉为月,宁心静气。哪怕如今玉鼎真人已经不在这里了,这个法阵依然发挥着原本的作用,给玉泉山营造了独特的日夜风景。


  “娘。”


  站在洞府外望着月亮的杨戬回头,欲言又止。


  哪吒此时在他师父的洞府,大圣实在不习惯昆仑仙境此时的氛围便先行离去了,哮天犬素来不会打扰他的沉思,只有母亲……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可是,已经一个半月了,再拖下去,师父他们只怕会越来越吃力。他并不是不信任师父他们,只是,有些事,总还需要他去做的。


  “戬儿,你还记得你答应过娘什么吗?”


  “……是。”


  “那就去吧,明天,和哪吒一起走吧。”


  “娘?”


  “傻孩子,娘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吗?只是,你要记住,娘只有你一个孩子。不论如何,你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来。”


  


  凡间。


  “沉香,你没事吧……”


  敖春在刘家村外找到沉香时,发现他正躺在一棵树下失神地望着天空。


  沉香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怔怔地出神。


  为什么,一切和他想的都不一样呢?


  劈开华山后,新天条出世,玉帝王母妥协,他本来以为,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了。


  可是,先是知道了二郎神不是他的亲舅舅,再后来……


  他闭上眼,那些画面一遍又一遍地浮现在他眼前。


  小玉又一次昏迷醒来后的冷漠和决绝离去;


  母亲清醒后茫然又无辜的眼神;


  父亲的畏惧以及之后的声嘶力竭;


  ……


  “沉香,我试过再原谅你一次,可是我真的做不到了。不要来找我。”


  “沉香,之前那些事怎么会是我做的呢?二哥呢?他为什么不来看我?”


  “沉香,你母亲她是一个妖怪啊!妖怪!”


  


  敖春看到他的神情,在他身边坐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他之前找沉香的时候已经去过他家了,见过了里面的满室狼藉,听到了三圣母和刘彦昌的争吵,又怎么会不知道沉香此时的心情,只是……


  其实,他本来早就打算来找沉香了的。当日开天神斧破碎,却没有看到丁香的魂魄,他心中难免有些忧心。但是,原本以为已经魂飞魄散了的四姐突然出现在东海,让他不得不先回东海一趟。


  看着醒来后不发一语,却总是暗暗垂泪的四姐,他实在放心不下,寸步不离地守着,直到今日才抽出时间来找沉香。


  此时看了沉香的状态,也不好提丁香的事,只得默默地坐在他身边,陪着他。


  


  “敖春,你说我们是不是错了呢?”


  良久,沉香才仿佛感觉到了身边的人的存在,低低地开口。


  他的声音太轻,以至于敖春都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他正想问,却被沉香的话打断。


  “敖春,陪我四处走走吧。如果丁香还活着,也许,我们能够遇上……”


  东海四公主死而复生,沉香怎么会不知道,然而这个消息,不过是让他的心更加地动摇起来。他们总说舅……司法天神罪大恶极,可回顾这一场劈山救母的闹剧,为什么,最后真正消失于三界的,却只有司法天神一个人呢?


  敖春看着这样的沉香,又能说些什么呢?点点头,哪怕因为丁香的事产生过怨恨,但他终归是拿沉香当好兄弟的。


  


  一路行来,沉香的心情愈发低落。仿佛是有什么人在刻意安排一样,他们在路上遇到的每一件事,都在他的心上狠狠地划了一刀。


  在他们出行的第三天,他们落脚在一个村落。然后,看到了一群人在用棍子殴打一个男人。见不得恃强凌弱,出手相助,却被整村的人驱赶。“……私相授受,无媒苟合,所以男的用乱棍打死,女的浸猪笼”?虽然他们最终救下了这对“有情人”,可是除非这对“有情人”背井离乡,否则结局依旧不会改变。


  在他们出行的第七天,他们进了大城。坐在茶楼休憩时,听到了几人在谈论当朝有名的大清官。“……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听说尚书大人的外甥犯了朝律,被大人亲手送进衙门了呢。”


  然后,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灌江口。


  刚到灌江口,他们就被这里的热闹景象吓到了。近万人聚集在这里,扶老携幼,行庙会,奉香烛。整个灌江口以一个地方为中心,人山人海,香烟缭绕。


  “这是在……干什么?”


  沉香不由得喃喃出声。


  敖春活的年岁到底久些,想了想,一拍掌,刚要告诉沉香,却被旁边的一个老伯抢了先。


  “这位小哥你一定不是蜀地人吧?二十四日朝二郎可是我们蜀地的传统。”


  许是年纪大了的关系,老伯一开口就忍不住絮絮叨叨了起来。


  “小哥今天来也是巧,正好赶上主祭,可一定要去二郎庙里拜一拜……”


  “若不是二郎神啊,哪里有我们蜀地这些年的福泽丰饶……”


  “等下看到二郎神像啊,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沉香听着他的话,心底竟然升起一种荒谬,自己,难道会还比不上一个凡人对舅舅的了解?连真正的二郎显圣真君都见过了,又哪里会为一个泥塑的神像惊到?


  然而,当他真正踏入二郎神庙后,却确确实实被惊住了。


  凡人为神立像,大多会立得威风凛凛,不说面目狰狞,却也难免会有些凶神恶煞。可是这二郎神庙中的神像却截然相反。素衣白袍,披发散肩,斜倚书案,跷腿而坐,一手支颌,一手持卷,姿容恬淡,笑看众生*。不说是与其它神像比了,便是和真正的司法天神那一身冷冽也全然不同。


  “凡人也真是,这哪里会是司法天神,分明……”


  敖春上上下下细看了一番,却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比凡人给他父王立的像要帅多了。


  “敖春,如果这才是真正的二郎神呢?”


  沉香不敢再看,即使他已经几年不曾见到这样的二郎显圣真君,可是那年小河边初见,分明就是这样的啊……


  身在局中,一叶障目。


  其实,哪有那么多好犹豫和怀疑的呢?


  早在那位瑶姬长公主对着开天神斧惋惜地说出“神器有灵,伤主自毁”,早在那道熟悉的银色法力出现的时候就该承认了啊……


  所谓劈山救母的小英雄,不过是踩着一个人的鲜血,走在他早就铺好的道路上罢了……


  舅舅,如果您还愿意听我叫一声“舅舅”的话,我只想问您一句话,您为什么不问一问,我愿不愿意呢?愿不愿意,用您的生命,来换一个“全家团圆”的结局?


  其实哪怕被您逼迫着长大,沉香还是刘家村那个没有什么长进的小屁孩。虽然这么多年因为没有母亲被小伙伴们各种欺负嘲笑,但说到底,对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能有多深的感情呢?在最初的最初,不过是跟您赌一口气罢了。


  如果告诉您我这样的念头,您一定会后悔让开天神斧落下的吧。


  可是,这才是真正的我啊……


  只是如今,我会努力成长为您希望的样子。


  


  从死亡中开出的花,注定妖娆而布满荆棘。


——————


*《神仙列传·灌县》(龙犴批注本)上有记:“灌口二郎之像,据传非同他神肃穆严整,五彩皆具,缨络饰物竭尽奢豪。其像,均为素衣白袍,披发散肩,斜倚书案,跷腿而坐,一手支颌,一手持卷,姿容恬淡,笑看众生。由此可知其心存仁善,非寻常绝情绝欲之神者,也是异数!然前朝政和年间,帝王荒唐,竟自下旨封天上仙君为人间郡王,同封者另有二郎之父李氏讳冰。二郎庙自此改称二王庙,本若如此,也还罢了,偏有好事官员,讨好上意,称二郎之像放肆轻佻,改其为立像,身着重甲、手持长兵,神情冷冽,怒视人间,再无有当日邻家兄、子般亲近随和之态,可惜!可叹!” 


——这一段容与没有找到《神仙列传·灌县》的原文,是在一篇二哥的同人《天不仁,惟苍生多情》中看到的,特此说明。


评论
热度 ( 24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