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杨戬同人】一生真伪复谁知(9)

第八章 明月照初人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杨戬用三个月的时间将从小金乌手中拿到的魂力彻底吸收,天上,却也不过过去了三个时辰。


  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人间正是晴日,小金乌自然不在身边。他也不在意,调动法力,直往天庭而去。


  广寒宫是千年不改的凄清寂冷,月华如练,在黑暗中撑起一片光明。


  他收敛气息,走到那棵玉树前。原本温润剔透的玉树只余下残余的根系,已经知道最后的魂力就在这玉树根脉之下的杨戬自然明白了为何当日他不过轻轻用力这棵玉树便会化为碎片,想来那时魂力便想归体了吧,只是没有他的引导,自然不可能成功。


  他一手点在玉树上,点点莹光升腾而起。


  然而还不及唤出那部分魂力,杨戬就感觉到了身后有人接近。收手,转身,宽大的袖袍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


  他与来人对视了一会儿,微微颔首。


  “仙子。”


  “……真君。”


  嫦娥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心情复杂,本来有很多要问的话,可一时之间,竟是一句也问不出口。


  广寒宫中的景色从来都是美的,琼楼玉宇,云阶月地。


  旁人说它清冷,可嫦娥却觉得,这样的地方怕是最最适合自己了。


  “高处不胜寒”,可她不惧这寒意,住在这广寒宫又何妨?


  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她看人便带了一种睥睨。同是仙家,她看不起那些汲汲营营之辈,纵使知晓旁人未必也看得起她,却终归带了份“举世皆浊我独清”的骄傲。


  或许骄傲太久就会被蒙蔽双眼,所以,才会觉得二郎显圣真君对自己的爱慕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不必怀疑,但又偏偏对此心存不屑。


  可是……想到那日无意间见到匣中那两对几乎完全相同的耳环时自己内心的惊愕,再想起自己假装不经意地向当年赠自己这对耳环的凝香仙子问起耳环之事得到的答案:


  “你说那对耳环吗?是当初瑶姬长公主赐下的呢……”


  凝香之后的话自己全然没有听到,“瑶姬长公主赐下”,这七个字,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这就是为什么二郎显圣真君会对一对耳环视若珍宝的原因吧,这也是为什么自己当初会一、时、错、认!


  当她意识到真相时,她当真是恨不得冲到那位司法天神面前问个明白。为什么,他手中拿的明明不是自己的耳环,为什么当初要承认?甚至不惜将母亲留下的遗物“还”给她?然后,她才蓦然清醒,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日后她立于广寒宫上向下望时,再也不会有那一道黑色身影仰头望月了。


  如今,看着骤然出现在她面前,分明被玉帝亲口认定已经消散于三界的司法天神时,她原本有的疑问都问不出口了。


  有什么好问的呢?


  他不那样做,又还能怎样做的?


  是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自作多情”?还是将他这八百年的谋划全盘托出?


  ——不过是顾念自己声名,顾及全盘大局而已。


  所以,不惜赔上他的一身清名,舍了母亲留下的遗物。


  “当初的事,很抱歉。”


  晶莹的紫色耳坠在雪白的肤色衬托下更显绚丽,杨戬一怔,却是法力一动,将它纳入袖中。


  “当日连累仙子清誉,是杨戬的过错。”


  随后两人之间便又是沉默。


  良久,嫦娥缓缓开口,


  “相比真君今日前来必有要事,嫦娥就不打扰了。”


  说完,不再留恋地转身离去。


  


  回到自己的宫殿,嫦娥感受到不远处的法力波动,望着自己的手心微微出神。


  “嫦娥因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她知道凡人是怎么看待她的,为求长生,抛弃丈夫,独吞仙药,最后落得个月宫千年,孤单寂寞的下场。


  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不后悔。


  当年蓬蒙那样逼迫的时候,她不是没有想过一死了之,只是,爱的太深了,便连死别也不舍得。


  于是一念之差,她在月宫等待千年,等待那个或许永远都不会再出现的人。不是不知道这样的等待注定无望,只是这世上,大概也只有她还记得他与她之间的点点滴滴了。


  她早已学不会再爱,因为她的全部心都给了那一个人。


  所以,对于当初拒绝杨戬一事,她并不后悔。


  她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样的看不清?看不清别人,也看不清自己。


  明明,那个足以配得上英雄后羿的姮娥应该是美丽善良又识大体的……


  “羿……”


  手心紧握,微不可查的声音从嫦娥口中吐出。


  月光遍洒三界,可她这一缕,却只愿照一人。


  “是我错了……”


  浅淡的黑气从嫦娥身上溢出,原本萦绕在眉间的阴晦也散去了些。


  正在闭目吸收最后魂力的杨戬似有所感,远超处嫦娥的力量悄无声息地将这些黑气荡涤一清。


  


  当所有的魂力被尽数吸纳的那一瞬间,整个三界的时间都仿佛停止了一瞬。


  玉帝、东华帝君、佛祖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广寒宫的方向,然后玉帝饮尽了面前的最后一杯酒,东华帝君逼出了身上最后一缕黑气,佛祖默诵一声佛号,浩荡佛光将整个佛国笼罩其中。


  


  “金星,不知新天条整理的如何了?”


  天庭的高位上从新天条出世后便只坐了一人,玉帝一手敲打着鎏金皇座,漫不经心地问道。


  “启禀陛下,新天条共四千五百二十条,已全部整理完毕,只是其中还有部分细则并未完全理清。”


  太白金星出列上前,恭声答道。想到和文曲等几位星君整理天条时看到的各种零零散散的规定,不由得为自己未来的天庭生活抹了把汗。哪个凡人要是再敢用神仙日子来形容日子过得悠闲美好,自己一定……一定……想起新天条中的规定,太白金星发现他完全没有办法威胁凡人了/(ㄒoㄒ)/~~


  “既然如此,从今日起便照天条实施。”


  玉帝 挥挥手。反正天条内容为何,他自己最是清楚。只是,这些神仙们尸位素餐已久,还是忙碌一番为好。


  “李天王,不知司法天神的工作你交接的如何?”


  盯完一个,玉帝的目光又扫向了另一个。


  托塔天王李靖此时可真是有苦说不出,刚被玉帝下旨接手司法天神职务时他内心是极其高兴的。可只是处理了半个时辰司法天神要做的事以后,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谁来告诉我,司法天神这么一个响亮的职务,为什么还要管像“一个凡人莫名其妙地摔了一跤”这种事啊(╯‵□′)╯︵┻━┻


  作为曾经的陈塘关总兵,他并非没有处理过事务,只是哪里会这般琐碎。更何况,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这……臣大约还需要几日……”


  即使内心再苦逼,李靖也不想放手到手的权利,更何况当初杨戬做得,为何他就做不得?说起来,还是培养几个能够处理这些事的天兵天将吧……


  只可惜,他想要继续下去,玉帝却未必就会给他这个机会。


  沉思了一会儿,想到某个在蓬莱偷闲的仙,玉帝已是有了打算。新天条出世,司法天神之位何其重要,这个李靖,可远远还不够啊……


  只是,要怎么忽悠……咳咳……说动他来天庭呢?


  正想着,玉帝突然感受到了一抹气息。


  知道应该是那小子有事找他,又不愿暴露自己的情况,可玉帝却偏偏不想让他如愿。


  “清源真君,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


  写这章的时候简直要疯掉了QUQ


  本来设定嫦娥和二哥的母亲是同辈,结果写着写着突然想到前面设定瑶姬被“十日晒化”之后二哥帮后羿一起射日,那么嫦娥飞升就应该是在这之后,就不可能认识瑶姬。于是只能默默地推翻剧情重写。


  另外容与不记得玉树到底碎成什么样了,也不记得二哥是自己交出耳环还是被人言语逼迫的,所以就直接自己设定了。


  最后,容与个人觉得嫦娥在天庭应该地位不高【感觉类似舞女的说←_←】,而且《淮南子》中关于嫦娥奔月的说法是“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但是鉴于宝莲灯里面嫦娥的戏份比较多,而且和二哥的接触也比较多,以二哥对她的态度【不是暗恋!!!!】,嫦娥应该为人不错,所以最终决定还是用“后羿门徒蓬蒙觊觎仙药,逼迫嫦娥交出仙药,嫦娥无奈情急之下吞下仙药”这种说法的嫦娥奔月吧_(:зゝ∠)_


评论
热度 ( 20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