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杨戬同人】一生真伪复谁知(10)

第九章 清源自妙道


  “清源真君,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清源真君?是谁?


  玉帝突如其来的话让众神一惊,而正低头等待玉帝回复的李靖却是眼角一跳,等等,清源真君不会是……


  看到玉帝脸上自己颇为熟悉的笑容,隐身在侧的杨戬抿了抿唇,却还是乖乖退了出去,现身从门外踏入。


  “阐教三代弟子清源,见过陛下。”


  那是曾经天庭众神最为熟悉的声音,却因为带了过去八百年来从不曾有过的恣然写意而让人陌生。众神不由得循声望去,只见来人雪衣云缎,广袖宽袍,一头青丝束于脑后,端得是天人之姿,意态风流。这是比月色更为明澈的容仪,清辉昭昭,俊颜皎皎,只是这般缓步行来,便已带出了无人能及的尊荣。


  额间流云神目,手中墨扇一柄,不是曾经的司法天神、显圣二郎真君又是谁?


  “杨戬……”


  李靖指着杨戬唤出这个名字,可对上他那淡然从容的视线时却只觉得这二字是那样的无力。


  是啊,就算他是杨戬又如何,就算他骗了天庭上下所有人又如何,只要他还是清源妙道真君一日,便无人能动的了他。


  怎么就忘了呢?那个屹立于昆仑千万年的玉虚宫,偌大阐教,又怎么能容许旁人动了他们的三代首座?


  看着这样的杨戬,那些本该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忘却了的阐截两教弟子突然感到一种久违的悲哀,纵使封神榜上有其名,纵使圣人一局众生乱,可那到底是师门啊,是相处了无数个岁月的师兄弟,是尊敬了无数载光阴的师尊师祖,是铭刻进灵魂中的一脉相承啊。


  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本是一家。这一刻,天庭众神,不再是封神榜的三百六十五位正神,而只是玄门弟子而已。


  只是……玄门弟子啊……


  原本打着瞌睡的太上老君突然睁开了双眼,慢慢地、悠悠地。那双眼睛里,是许久不曾见到过的深邃与幽远。


  圣人眼中可藏星辰宇宙,苍生万物。


  如此,才是真正的天地圣人,三清之首——太清道德天尊。


  玉帝也没有想到,只是杨戬的一个现身便让真正的圣人出现了。


  莫非,他和王母的猜测是错的,圣人并没有消失?


  然而,此时的他却也顾不得其它了。起身,步下御阶,冲太上一礼,


  “见过圣人。”


  太清道德天尊的目光掠过他,落在杨戬的身上,眼中无悲亦无喜。


  “你,很好。”


  “天尊。”


  杨戬微微颔首以示回应。非他自傲矜持,只是,如今神魂完全的他,这世间怕是无人当得起他一礼。


  就如当日蒙山山神受他一跪,然福泽浅薄,承受不起,不仅累得自身意外陨落,若不是他及时补救,更险些连累整个蒙山气运削减。


  “杨戬大哥!”


  面对圣人降临,众神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直到终于赶来的哪吒打破了这份寂静。


  杨戬正是发现哪吒不在天庭才故意泄露气息与玉帝沟通,此时见了跟在哪吒身后的沉香、敖春、孙悟空等人,又怎会不知道他因为什么事耽搁了。


  只是此时不是“叙旧”的时候,杨戬望向太清道德天尊,


  “有劳圣人了。”


  太上点头,祭出太极图,


  “还需道友相助。”


  洪荒不谈辈分,只论力量,纵使如今杨戬尚未成圣,却也当得起太清道德天尊“道友”一称。


  听闻“圣人”二字的众神如何不明白此时的太上老君已经不再是兜率宫中炼丹的老道,所以,再听得“道友”一称时,才会惊骇至此。


  杨戬却顾不上旁人的反应,神目张开,无边神力化作屏障护住三界众生。


  太上圣人要借太极图之力短时间破开鸿钧在圣人和阐教弟子前往三界之外后所留的屏障,如此,他们方才能突破此界,同赴战场。然而屏障破开的那一刻,三界却是全无防护,稍有不慎,便会使得域外天魔大范围地入侵,而不像先前一般,只是侵入了部分修士体内。


  他的神力曾与盘古相融,化为三界,而今,也只有他能在这瞬息之间,护住整个洪荒。


  


  域外。


  无尽的黑雾自外界涌来,以阐教为主力的玄门弟子盘膝而坐,一身清气贯通天地,将这些黑雾阻挡在外。


  域外天魔无形无相,最擅惑人心智,若非意志坚定,只是一个不慎便有可能走火入魔,受其控制。


  这些年来众人在此阻挡天魔,直接陨落于天魔入侵之下的弟子不算太多,但因为一人入魔而伤及的弟子却几乎涵盖了所有人。


  “这一批天魔就算是过去了,不知道下一批会何时再来?”


  元始天尊望着与初来此地时气质已经截然不同了的阐教弟子,有些叹息。这天魔为祸,却也未必不是坏事。至少,如今他门下的弟子,个个都是道心坚定,道途坦荡。


  想到这里,再忆起当年与三弟的争执,元始不由得有些愧疚。


  自家弟子向来自视甚高,认为阐教门下方是道门正统,门人出身跟脚无不高贵。从自己而始,对截教弟子多有轻蔑。甚至封神一战,更是借截教门人来完己身劫数。


  可封神战中吃的亏尚且不说,便是如今域外战天魔,方才发现,截教所剩弟子虽然不多,但心境修为无一不是上乘。纵使先天根脚有些薄弱,但对道门之坚定却远不是阐教大多数弟子所能比的。


  “二弟,勿要多想。”


  太清道德天尊看到元始落在通天身上的视线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封神之战,三清决裂,他们三人都有错。即便那时天魔之患已显,但很多过错,却不是推到天魔身上就算罢了的。


  修道修心,这些年来三人关系渐渐融洽,通天本就是肆意骄傲的性格,放下了也就放下了,只有元始,想得太多,所以总是放不下。


  “大哥……”


  元始无奈,怎么可能不想?哪怕三弟从来不说,他也知道,三弟虽然原谅了他们当年封神之战时联合外人与他为敌的行为,却始终对于自己没能保护好弟子耿耿于怀。


  当年的截教何其辉煌,万仙来朝,众妖来拜。三弟想向天道截取一份生机,有教无类,却没有想到以圣人之尊依旧守不住自己的徒弟。如今门人离散,只余下几个弟子随在身旁,以三弟那重情的性子,哪里能够不愧疚?不在意?


  


  黑雾渐渐散去,众人也都舒了口气。


  通天教主一身红衣,翩然落于太上、元始之间。


  “大哥、二哥。”


  不远处的女娲、准提、接引三位圣人也步了过来,如今三清一体,诸圣自然是以三清为首。


  就在这时,素来无嗔无怒的太清道德天尊脸上突然浮现一丝喜意,掐指一算,心情更是轻松不少。


  “我的善尸要过来了。”


  “当真?”


  诸圣闻得此言,也是一喜。


  当年发现域外天魔后,始终找不到一劳永逸解决的办法,便是鸿钧道祖亲自出手,结合天道之力,也做不到将天魔完全阻挡于三界之外,面对连圣人都有可能中招的天魔之力,众仙无法想象若是完全侵入洪荒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只好命玄门弟子同六位圣人守在此处。


  然而如此消耗下去到底不是办法,便留了太清道德天尊的善尸老君在三界内寻求解决方法,如今老君既然前来此界,相比这方法定然是有了眉头。


  


  一缕白光在不远处浮现,玄门弟子看了那么久的黑气,此时见了这白光当真是分外亲切。


  不过多久,他们脚下的结界突然动荡了起来,消失了不到一息,然后一道云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老君也太冒进了,若是此时天魔正在攻击,那么……”


  “不,刚才那一瞬有一道神力护住了三界,你没有感受到吗?”


  元始若有所思,而不远处的玉鼎真人则是蓦地抬起了头。


  云门光芒散去,三道人影出现在这域外之地,正是老君、哪吒和杨戬。


  “徒弟。”


  玉鼎真人看不见旁人,只看到了他那个放在心尖尖上的徒弟。而太乙真人见到了自家宝贝徒弟,也是一个激动。


  “师父。”


  即使之前用天目看过域外的情况,可杨戬看到玉鼎真人出现在他面前时还是有些红了眼眶。


  他曾经,真的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师父了。见不到那个会为了他睡不好觉而急得三个月不眠不休只为了将玉泉山的环境改变的适合他居住的师父,见不到那个陪着失去了人生目标的他当了半年凡人的曾经从来都餐风饮露的师父,见不到那个对外人高冷的不行可一遇到关于自己的事就分分钟跳脚的师父了……


  旁人对他有过很多称呼,杨戬,清源妙道真君,二郎显圣真君,二郎神……可他认下的却从来只有两个,杨戬和清源。


  前者是母亲给他起的名字,而后者,是师父赐予他的道号。


  何须汲汲求,清源自妙道。


评论
热度 ( 30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