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叶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杨戬同人】一生真伪复谁知(完)

第十章 浩荡得长风


  如果在这之前,有人告诉玉鼎真人,他那位修成了九转玄功,肉身成圣的宝贝徒弟会因为肉体脆弱而受人觊觎,那玉鼎真人一定会二话不说,拔出斩仙,将那人打将回去。


  可是,当他亲眼看到这一幕时,他除了旁观,却什么也做不了。


  在来此之前,杨戬也曾想过,该如何解决天魔之患。


  收回魂力是天道冥冥中给予的指引,然而到底该如何解决此事,却还需他细细思考。他做事向来计划周全,如今看似贸然而来,也不过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情况,同圣人商量,寻一个完全之法。


  然而,此刻,他却明白,有些事,已经不需要他再多想了。


  没有与神魂相匹配的肉身,诞生于混沌之中的灵魂对于域外天魔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诱饵,几乎无穷无尽的黑雾笼罩住了他,每一个冲进他体内的天魔都带着超乎想象的强大气息。


  杨戬不是道心不坚的人,不然也不会做出那些事情来,然而,有时候,不是你不想动摇就不会动摇的。更何况,他的肉身,根本没有坚韧到能够作为他与如此多的天魔战斗的战场。


  血痕从眉心神目处开始蔓延,如同瓷器上的裂纹般,在他本该完美无缺的身躯上刻上纹路。


  玉鼎真人目疵欲裂,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却发现自己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不要说是他,便是六位圣人,对此也不知该如何相助——毕竟,便是他们,此时的肉身强度也未必比得上杨戬。


  脚下曾经消失的结界又一次泛起波纹,点点金色的光点从上面飞起,向着杨戬的身躯飘去。


  然而,似乎是收到了杨戬的抗拒,光点在他身周一尺处环绕着,却始终无法靠近。


  光斑越聚越多,渐渐形成了光带,杨戬的眉心动了动,周身的神力收敛了一些,一团光晕试探性地朝他身体飘去,在被吸收以后,引来了剩下的光带。


  肉身上的血痕随着光带的融入一点一点地被消去,杨戬的面色也变得和缓,似乎在与天魔的斗争中占了上风。


  “啊,太好了!”


  还没来得及和师父叙旧便被杨戬大哥的状况吓到的哪吒松了口气,可是几位圣人连同阐教十二金仙却不似他这么乐观。


  “天道当真是好手段。”


  通天教主眉眼上挑,带着即使几番受挫也依旧不能磨去的骄傲肆意。


  “三弟。”


  太清道德天尊低唤一声,却也没有太多责备的意思。


  从盘古陨落,到鸿钧合道,再到龙凤大劫、巫妖大战、封神之役,天道所行之事,虽为平衡,可当真不会让人心生芥蒂吗?


  就如此时,明知天魔之患只有杨戬一人可解,却偏偏动用信仰之力助他。


  修行之道,仙道为上,神道次之,人道再次。当年为什么封神一役如此惨烈,只因为众人都不希望自己只有神道资质,无望问鼎仙缘。


  杨戬避开了封神榜,却终究还是躲不开天道算计。


  信仰有毒,借信仰之力修复的躯体,日后也必须依靠信仰之力维持。


  这一点,杨戬会不知道吗?


  不,他当然知道。


  从信仰之力汇集的时候他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


  只是,若是肉体崩溃,他的神魂完全无法与域外天魔直接对抗,肉身本就是三界众生对于域外天魔来说最大的优势。非其力不足也,实种族之别也。


  欲戴皇冠,先承其重。


  有盘古、鸿钧之鉴在前,他在神魂完全的那一刻,其实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所以,并没有犹豫太久,坦然接受,毕竟,三界之中,有他必须要守护的东西。


  


  天庭。


  云门一闪而逝,圣人带来的压力让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君、杨戬、哪吒三人消失在骤然出现的通道内。


  沉香见到安然无恙的杨戬,内心大喜之余,却也不由得生出了几丝怨怼。舅舅……真君……您当真只是借我之手修改天条吗?所以,连自己活着也不愿意让我知道。


  可是,再如何的怨怼也终究是掩盖不了沉香的那份惊喜,至少,您还活着……这样就好,这样就……很好了……


  敖春并不清楚为什么杨戬还会出现在天庭,也不知道为什么圣人会同杨戬一道,但是,他知道,四姐还活着,丁香还活着,那么,他就不需要在意太多的东西。四海龙族早就不是龙凤大劫时那些龙族一样的存在,不过是侥幸保留下的一点血脉,东海八太子,只需要无忧无虑地活着,就够了。


  玉帝不是不想拦住杨戬,圣人都处理不了的事,他这个侄子偏要往身上担,算什么?可是他知道自己拦不住,更何况,更有立场做这件事的人都没有拦。算了,他还是再认真考虑一下怎样把某个成天窝在蓬莱的死宅拽出来吧。


  


  凡间。


  信仰之力从何而来?众神虽强,却也不过几百人,真正的神道,根基永远在人间。


  民,愚也;民,亦智也。俗世君王治世,常以民间原有信忌之或足以佐其为治也[1],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2]。因此,当真正的神迹降临,百姓君主获益,那么,自帝王而始,自会兴起祭祀之风。


  不求人人诚心,只要十中之一,却也足够一个神道修士跨入臻境,更何况,这个神迹还是天道亲自降下的。


  “倪姑娘,你怎么了?”


  夏奶奶望着突然发起呆来的倪君瑶,有些担忧地探了探她的额头,“莫不是感了寒?”


  她对这个自幼失怙的孩子素来是当自家孙女来疼的,若不是大郎不成器,实在配不上人家这么好的姑娘,她也不是没有想过将这孩子真的变成自家人。


  “夏奶奶,我没事。”


  倪君瑶回过神来,微低着头,柔声说道,“我先把这些东西给刘伯送去。”


  “欸,路上记得小心些。”


  “嗯。”


  从刘伯家里出来,倪君瑶又抬头望着天空,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什么,她似乎看到点点金光在天际飞舞。


  “倪姑娘。”


  “倪姑娘,又去给刘伯送东西了啊?”


  “倪姑娘,今儿个我新摘了几个瓜,到时候给您送一个去尝尝。”


  一回到镇上,乡亲们的声音就让她的思绪收了回来。


  她也不再多想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东西,一一冲熟悉的人打招呼,金光什么的许是看错了吧,听说二郎神庙最是灵验,过几天抽空再去拜一拜,免得看到奇怪的东西。


  如倪君瑶这样的姑娘在镇上绝对是受欢迎的,便是她已经走远了,还有不少人在议论着她。


  “倪姑娘当真是心善啊……”


  “是啊,像倪姑娘这般的,简直是天上仙女下凡……”


  “这般菩萨心肠……”


  倪君瑶听到了几句,有些开心地弯了弯嘴角,谁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呢?不过“仙女下凡”、“菩萨心肠”什么的,听着总是有些奇怪啊。


  


  威胁了三界多年的天魔之患因为一个人的到来彻底解决,玄门弟子们都松了口气,阐教门下更是抖擞了精神,那个人,对,你们看什么看,清源妙道真君可是他们阐教的三代弟子!斜眼看着截教弟子,这些年来双方关系缓和了,可不代表就不竞争了呢┑( ̄Д  ̄)┍


  杨戬经历了一番天魔砺魂,倒没有太疲惫,神躯经过信仰之力的洗礼越发完美,即使在一片黑暗中,也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可玉鼎真人绝不会这么乐观,一把拽过徒弟,急急用神识探查。


  “师父,我没事……”


  “闭嘴!”


  若说谁最了解杨戬,并列第一的绝对是玉鼎真人和瑶姬长公主;若说杨戬最听谁的话,自然也逃不过这两个人。此时瑶姬长公主不再,玉鼎真人的话对于杨戬来说,绝对是金口玉言。


  再三探查以后确定自家徒弟目前不会有事,可玉鼎真人却知道,神道这条路不是那么好走的。


  天地量劫以后圣人不出,一是为了不让圣人干涉三界,但又何尝不是因为此时三界的灵气远没有洪荒时那么充足。日后无论仙神,定是要逐渐退出三界的,那时,神道的路又该怎么走下去?


  “师父,你放心,只要三界不灭,我不会有事的。”


  无奈地放出了一丝之前被他隐藏的气息,玉鼎真人或许不熟悉,但三清和其他几位圣人却是差点吓出病来,得,这一位以后就供着吧。


  “嗯哼。”


  从圣人脸上接收到了某种信息,玉鼎真人勉强放下心来,反正我徒弟没事就好。


  


  不知道多少年以后——


  “天上下凡三圣母 


  生下沉香和爹住 


  沉香日夜哭着要寻母哭着哭着要寻母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 


  不食人间五谷 


  也犯错误也犯错误也犯错误 


  八戒悟空世间万物 


  教我真功夫 


  天兵天将天兵天将挡不住 


  我是娘的全部 


  娘是我的全部 


  娘痛苦我就不幸福 


  娘痛苦我就不幸福 


  我是娘的全部 


  娘是我的全部 


  娘痛苦我就不幸福 


  娘痛苦我就不幸福


  ……”


  这几天听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旋律让沉香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一帮人,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都怪敖春,说什么这是讲他们的故事的,一定要让他看一看,我就知道那小子没安好心QUQ


  “沉香,我怎么不知道你那个时候还整天哭啊?”


  龙四用一把素白小扇遮住半张脸,沉香不用猜就知道她一定在抿着嘴偷笑!


  “那个,舅舅……我……你……那个……不是……”


  然而沉香此时也顾不得她了,看着面前一身青衣的舅舅,涨红了脸也没有憋出一句话来。


  杨戬笑着用墨扇一敲他的脑袋,


  “好了,至少这证明我们还没有被凡人忘记,不是吗?”


  沉香反射性地一捂脑袋,听到杨戬的话,松了口气,冲着他傻笑,“舅舅才不会被他们忘记呢。”


  他们可是写了不少话本,暗搓搓地在凡间折腾出了不少动静呢……


  “杨戬大哥,你快来看,演你的这人还蛮帅的嘛……”


  “嗯嗯嗯,演你的人一如既往的矮。”


  “喂——”


  “哈哈哈,哪吒,你不要挣扎了……”


  


  民以康乐永,浩荡得长风。


——————


 [1]神道设教,乃秉政者以民间原有信忌之或足以佐其为治也,因而损益依傍,俗成约定,俾用之倘有效者,而言之差成理,所谓‘文之也’。——钱钟书


 [2]中正以观天下。观盥而不荐,有孚顒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周易•观卦•彖辞》


评论 ( 7 )
热度 ( 38 )

© 云叶 | Powered by LOFTER